简媜经典语录/语句/句子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简媜经典语录/语句/句子

简媜经典语录/语句/句子

 

1. 女儿红"历来指的是酒,旧时民间习俗,若生女儿,即酿酒贮藏,待出嫁时再取出宴客,因此也称"女酒"或"女儿酒"。这大红喜宴上的一坛佳酿,固然欢了宾客,但从晃漾的酒液中浮影而出的那副景象却令人惊心:一个天生地养的女儿就这么随着锣鼓队伍走过旷野去领取她的未知;那坛酒饮尽了,表示从此她是无父无母、无兄无弟的孤独者,要一片天,得靠自己去挣。从这个角度体会,"女儿红"这酒,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况味,是送别壮士的。
《女儿红》

2. 来日或聚,愿其时我大业底定,你亦澡雪精神。
《女儿红》

3. 从柏油小路岔入庭院的石径被野草嚼得只剩几口,废得日月皆断,恩义俱绝。
《烟波蓝》

4. 树林传来揉叶子的声音,那是秋天的手指。阳光把墙壁刷暖和了,夜将它吹凉
秋天把旧叶子揉掉了,你要听新故事吗。静静的河水睁着眼睛,笑着说:总有回家的人,总有离岸的船
《浮舟》

5. 我知道我不会再有机会亲身听你倾诉生命里隐隐作痛的故事,同样,你也不可能再挨着我这么近,看到我脸上繁殖的伤心线条。当暴风雨停歇,白花花的太阳又把这个城市烧烫了,我们会在光鲜亮丽的场合碰面,挥一挥手,大朵大朵地笑,打招呼,又各自与身旁的朋友谈论时事。那么,这个台风夜对日后的我们而言就是一颗珍珠,会重新吞回牡蛎体内,消融成一粒沙,并在吐纳之际飘回海里。时间是倒叙的,故事也是。他日,我们或将成为陌路,仅在偶然停顿的瞬间,错肩而过,为那张似曾相识的脸觉得讶然,回头再看一眼,然而也只是这么一眼而已。
《旧情复燃》

6. 我是锈刀,拿你当磨刀石。你不也说了吗,我的生命太千军万马,终究不会听你这座"紫微"。实而言之,你是一则遥远的和平,为了你,我必须不断地战争。
《女儿红》

7. 路是人的足谱,鸟爪兽迹、花泥叶土无非是插图。我走累了,坐下,变成一枚雕梁画栋的印章。
《行书》

8. 想起以前爱过的人,像从别人的皮箱里看见自己赠出去的衣服。
很喜欢的一件,可惜不能穿。
《私房书》

9. 我不吃誓言鸦片,故不问聚后何时散,散后何时聚,该聚自然会聚,该散放心一散。

10. 或许行年渐晚,深知在劳碌的世间,能完整实现理想中的美,愈来愈不可得,触目所见多是无法拼凑完整的碎片。
《落葵》

11. 春天,像一篇巨制的骈俪文;而夏天,像一首绝句。
《水问》

12. 有时,生活没什么惊天动地的目的,只化约到还活着这么个简单的念头。
《下午茶》

13. 三月的天书都印错,竟无人知晓。
《四月裂帛》

14. 不过是几步之隔,这边潋滟地红着,那边飘渺下了雪

15. 回忆若能下酒
往事便可做一场宿醉
《相忘于江湖》

16. 那蝉声在晨光朦胧之中分外轻逸,似远似近,又似有似无。一段蝉唱之后,自己的心灵也跟着透明澄净起来,有一种“何处惹尘埃”的了悟。蝉亦是禅。
《水问》

17. 你想起年少时,固执的夺取单一的绚烂与欢乐,抗拒枯萎与悲哀,不禁感到羞赧——真像浅塘在暴风雨面前痛哭,人生应如秋林所呈现的,不管各自在岁月中承受何等大枯大荣,一切都在平静中互相呼应,成全,共同完成深邃的优美。树的枯叶装点了磐石,苔痕衬托了浮光,因容纳成就丽景,当心胸无限空旷,悲与欢,荣与枯的情事,都像顽皮的松鼠偶然抛来的小果粒,你咽下后,微笑一如老僧。

18. 从一开始,我们即是同等质地却色泽殊异的两个人。然而,即使是现在,行走于烟尘世间多年之后,我看到大多是活得饥渴、狼狈的人,勤于把自己的怨怼削成尖牙利爪伺机抓破他人颜面的嫉世者,鲜有如你一般雍容大度。你的眼睛里有海,烟波蓝,两颗黑瞳是害羞的,泅泳的小鲸。
《烟波蓝》

19. 当你恒常以诗的悲哀征服生命的悲哀,我试图以文学的悬崖瓦解宿命的悬崖;当我无法安慰你,或你不再能关怀我,请千万记住,在我们菲薄的流年里,曾有十二只白鹭鸶飞过秋天的湖泊。
《四月裂帛》

20. 走曾经走过的路,唱曾经唱过的歌,爱曾经爱过的人,却再也提不起恨。那些传奇在世间游走,身披晚霞像是最骄傲的英雄。那个带领人们冲破悲剧的黑暗之神,死在下一个雨季到来前干涸的河床上。芦苇燃烧成灰烬,撒向蔚蓝的苍穹。
《四月裂帛》

21. 唯独此刻,你愿意在我面前诚实,正如我唯一不愿对你假面。那么,我们何其不幸,不能被无所谓的美梦收留;又何等幸运,历劫之后,单刀相会。
《以箭为翅》

22. 我永远不会探听你亲口说过的情约是怎么回事?酒馆之夜,你既然那么说,表示你希望我从那个位置祝福你。我自信在你心中,我不是无面目的陌生客,你视我应如我视你般珍贵,那么,你向我吐露的那段情感,不应从世俗面辨其真伪,应从你澎湃而又贞静的内心来体贴它的珍贵。希望一个特殊的朋友帮你储存爱的憧憬,涵藏那份纯粹的柔情,如看护龟裂大地一朵刚睡醒的百合。我懂,所以缄默。
《旧情复燃》

23. 如果,有醒不了的梦,我一定去做;如果,有走不完的路,我一定去走;如果,有变不了的爱,我一定去求。让懂的人懂,让不懂的人不懂;让世界是世界,我甘心是我的茧。
《美丽的茧》

24. 你要眼睁睁的看她怎么粉碎,正如她眼睁睁的看你七年。
《四月裂帛》

25. 年轻时,我常觉得别人太笨,所以懒得说理,久之,养成在紧要关头恨恨然沉默的毛病,不给他人机会来理解我的感受与想法。当下切断所有言谈,也放弃原本可以转圜余地的情谊。我是刽子手,而你不是,任何一桩小事都可以滔滔争辩,像一个坚苦卓绝的妇人一定要把那口百年老灶刷白。
《旧情复燃》

26. 青春是神秘且炽烈的,凡我们在那年岁起身追寻、衷心赞叹之事,皆会成为一生所珍藏。
《烟波蓝》

27. 他的路在西风的袍袖中,在夕阳的咽喉里。
《喝眼前的酒》

28. 我们在彼此的眼底旅行,假装是失散多年的同命鸟。多雨之早春,不约而同栖在浮草上。文字既是归宿亦是放逐,这是你与文字秘恋的证据。
《旧情复燃》

29. 浮世若不扰攘,恩恩怨怨就荡不开了。
《以箭为翅》

30. 我完全不想回顾我与她交谊的经过,除了断简残篇,更是清淡如水。相识总有十年吧,工作、生活上鲜有交集,但彼此认定对方是跟自己相同质量的人,也就放在心里较昂贵的区位,无需通过世俗管道提醒自己认得自己,像山野间总会看到蝴蝶,因为你知道,繁华在那儿绽放着。
《旧情复燃》

31. 那时,春天只有三分熟,我在梦中独自行走。小舟上,一名黑衣人,于水面,种植鸢尾花。宣称,灰飞之日,那时我灵魂的睡榻。
《旧情复燃》

32. 只有在炼狱中的人,才须耗费心神去熔铸、焊接,成形之后,还是一块冷铁。
冷铁无处去,要用牙齿一口一口嚼烂,成灰成土了,才还你自由。
《以箭为翅》

33. 近郊山头染了雪迹,山腰的杜鹃与瘦樱仍然一派天真地等春。三月本来毋庸置疑,只有我关心瑞雪与花季的争辩,就像关心生活的水潦能否允许生命的焚烧。
《女儿红》

34. 叔本华不得不低叹:“人生实如钟摆,在痛苦与倦怠之间摆动。”谁逃得过时间之蹄而不苍老?谁躲得过现实的棰而不折骨?没有。没有。
《水问》

35. 她住在她那寒碜的磨坊,无一日不在负轭、磨粮,你要体会,不是为了她自己,为了不可指认、不能执著的万有——让虚空遍满琉璃珍珠,让十五之后日日是好日,让一介生命甘心以粉身碎骨的万有;如同你活着为了光耀上帝。你要眼睁睁看她怎么粉碎,正如她眼睁睁看你七年。
《女儿红》

36. 像一条柔韧的绳子,情这个字,不知勒痛多少人的心肉。
《情绳》

37. 空闲多,看海与观星成了忘我的消遣。我很高兴能走入'时间'里面去体会时间的分秒之悸动。
《女儿红》

38. 每一桩生命的垦拓,需要吮取各式情爱的果实,凡是虚空的滋味,人恒以内在的潜力去做异次元的再造。
《女儿红》

39. 真爱无需学习,乃天生自然如水合水,似空应空。只有在炼狱中的人,才需耗费心神去熔铸、焊接,成形之后,还是一块冷铁。
冷铁无处去,要用牙齿一口一口嚼烂,成灰成土了,才还你自由。
《烟波蓝》

40. 在旷野上游走的牧人,能否听懂牛羊噬草时齿动声的语意?
《下午茶》

41. 情爱,是最美的炼狱,也最残酷。
《烟波蓝》

42. 当我们寻觅家,其实是追求恒久真爱,用以抵御变幻无常的人生,让个我生命的种子找到土壤,把根须长出来。情爱,是最美的炼狱,也最残酷。毕竟,两情相悦容易,与子偕老难。
《以箭为翅》

43. 一朵花开出了天涯,一盏灯围捕着穴暗。暮色渐渐崩溃下来的时候,我听见自己老去底回声,爬上黎明。
《旧情复燃》

44. 此去是夏,是秋,是春,是冬,是风,是雪,是雨,是雾,是东,是南,是西,是北,是昼,是晨?你只需在路上踩出一些印迹好让我来寻你时,不会走岔。

45. 在花事荼靡的人生市街,敢于独自走入无人甬径的人,最能品味独处之美。

46. 是了,那段年岁里最大的主题是爱。渴求美善的爱,却不懂得去彼此守护;总在拥抱同时互使出个性的剑芒、在赞美时责备、倾诉时要求、携手时任性分道,分道之后又企盼回盟,却苦苦忍住不回眸,忍着,二年,忍着,三年,忍到傅钟敲响骊音,浪淘尽路断梦断,各自成为对方生命史册里的风流人物,便罢.
《水问》

47. 旅人应该往生命的群山走去,探测路的险巇,丈量峰壁上青苔的长度,并继续以剩余的力气叩问山的真面目。
《空灵》

48. 也许背景可以拉得更宽些,看看文学在现代社会的处境,想想所剩不多的固守着孤夜寒窗的文学信众,到底意义何在?便不由得让心情在谷底行走。有这样的情绪,毕竟还是沉不住气的小溪境界吧!在那些胸怀瀚海、与天地共吞吐的人心中,再怎么焦躁的时代不改其贞静,处境与意义云云何需鼓舌以辩?一切答案不就在孤夜寒窗里吗?而孤夜寒窗不就为了"趣味"吗?人间世的趣味,生命的趣味,与天籁闲闲对答的趣味。
《女儿红》

49. 我们进驻于形色各异的肉体,犹如在旷野上搭起百千万亿个营帐。春日的太阳无私地纺织每个帐包,用绿绣线打了三两只蝴蝶;秋月带着微笑,让酣睡的人梦见早霜。

50. 在你卜居的深山穷野,你宛若处子与生灭大化促膝而谈,抱病独居的信,不改涓涓细流的字迹:“有天半夜不能安睡,出至阳台。山间天象澄明,月光大片大片洒落一地。”
《女儿红》

51. 人生像一场大虚幻,何必因挣扎而挣扎、执著而执著,哪怕只是一根草的幸福也该抓住,下一波猛浪袭来,说不定连一根草也没了。
《以箭为翅》

52. 第一次走进台大文学院,就像走进中世纪巍峨的宫殿。高大的列柱,有着岁月抚摸的色泽,雕花的壁,总让人联想到神话。沿着石阶而上,踏着清脆的跫音,便有古老的浪漫自壁间回响出来。这里,永远有美的传说。
《水问》

53. 涛涛不尽的尘世且不管,我们三世已过。
《渔父》

54. 共同奔流的日夜,多么值得记忆,也曾为落日执镜,见她羞落一江霞色。也曾为弦月执钩,帮她网一江的星斗,也曾交换彼此的坛底心事,久压的梦魇绽开了竟是一朵笑靥。也曾阅四书五经,修筑我们能伸能屈的身姿。也曾爬越峰岩,奔腾成一挂瀑布,那是我们醒世的呐喊,我们舍我其谁的担当。

55. 他能自你的多情中谛听我,从我的无情中注释你啊!
当死亡袭击生灵,肉身还给山,而眸底的人泪属于水。
《空灵》

56. 所谓秘密是一辈子说不出口的,自己苦着,也明白除了苦着别无他法。不管心境从污浊、羞辱而转为原宥、包容,再亲的人也变更不了各自的宿业。文殊师利“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悲愿我稍解了,那背后有和血吞齿的艰辛。
《私房书》

57. 任何一桩情缘,如果不能激励出另一种角色与规则
以弥补梦 土与现实之间的断崖,终究不易被我珍爱

58. 每一件衣服都装了些记忆,访问的人、走过的路、谈过的话,仿佛都镶在衣边。有时不喜其中一件,那必定是伤心过的情节。衣饰什品,一篓子假借字。
《私房书》

59. 然而江湖终究是一场华丽泡影,生灭荣枯转眼即为他人遗忘。中岁以后的领悟: 知音就是熠熠星空中那看不见的牧神,知音往往只是自己。
《以箭为翅》

60. 如果,有醒不了的梦,我一定去做;
如果,有走不完的路,我一定去走;
如果,有变不了的爱,我一定去求;
如果,如果什么都没有,那就让我回到宿命的泥土!这二十年的美好,都是善意的谎言,我带着最美丽的部分,一起化作春泥。
《水问》

61. 人生并不一定要在脚踝系一条绳子,杂七杂八拖带姓名或锅碗瓢盆才能活下去。
《女儿红》

62. 在旷远的人世坐标上,我们必须匍匐多久,才能穿越干燥的黄沙,寻到一颗愿意绿着的小树,宿一宿倦了的心?必须迤逦多少公里的情感,才遇得着分内的太平盛世?你我都不是各自分内的,瞒不过自己。可是,在世间邋遢够久了,又比别人早一步懂得对方身上的累;无须从头说起,眼睛里尽是没上锁的故事。
《旧情复燃》

63. 生命千般流转让你爱的人看见光亮 °

64. 这不知道是造物者偶来一笔的试探,还是植树的人存心玩笑?将两棵不同生态、姿势、习惯的树苗植在一起,看看到底谁荣谁枯!植树的人如果看到这两株大树在时光中相吸相吮,相护相守,融为一体的合抱之姿,一定会自惭形秽。人类喜欢在花树草石鸟兽身上投射自己的影子,而当这些东西果真拟人化了,总是比人类更纯粹——这大约是苍苍者天无所不用心之处了。
《水问》

65. 我的固执不是因为对你任何一桩现实的责难,而是对自己个我生命忠贞不二的守信
你甚美丽,你一向甚我美丽
《四月裂帛》

66. 如果笔端的回忆能够一丝丝一缕缕再绕个手,我都已经计算好了,当我们学着年轻的比丘、比丘尼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时,我要把钵中最大最美的食物供养你,再不准你像以前一样软硬兼施趁人不备地把一片冰心掷入我的壶。
《女儿红》

67. 曾经为果实的掉落而让我心惊。树梢到地面是一段相当的距离。树身把果子以丢落的手势抛向泥土,那是一段贬谪的过程,泥上枯干的叶铺成迎接的毯,掉落的刹那,果子以最大的冲力向地面撞个满怀,叶便蜷缩地呐喊起来,回音翳入亘古苍茫的穹苍。
《水问》

68. 蒲葵园子里,苍葱笼郁,虽然没有参天之势,却有古木之叹。尤其黄昏的时候,隔着一条马路看傅园,那真是一座孤寂的丛林,时间与空间一起犯锈了的那种。
《水问》

69. 总有一些温馨的东西,随着生活的潮涨不知不觉地遗落于我孤单的沙岸,像一篇呆板的公文里突然冒出的美丽句子,那样令人惊讶,令人有浅浅的喜悦。任凭是潮来潮往的日夕,任是漩不止的漩涡,我仍旧要坚持着去珍惜这些意外,一点一滴地收藏。当有一天,当我年老得只咀嚼得动回忆,我会欣喜于自己一直保有着的这一瓢清浅——一瓢有着珍珠色泽的清清浅浅,我会满足地死去。
《水问》

70. 誓言用来拴住骚动的心,终究拴住了虚空。

71. 然而经验中,让我刻骨铭心的红色,却跟血、牲礼与火焰有关。
《女儿红》

72. 姑婆芋大手大脚地开着,肢体横陈,几乎要吃掉那墙。从未看见过喜阴湿的植物像它那样,开得有犬吠声。
《烟波蓝》

73. 时间不理我。因而,我只能倒退着走才能规避悲伤,把今日视作你我交谊的伊始,将已发生、成为过往的那一大段“往事“当做他日,如此逆溯,我们的他日总会回到思想史课堂上,一个铿锵如金属交击的女声突然窜出,舞剑似的演绎哲学议题,而另一个女子兀自低头微笑,心底云腾腾升起渴慕、激赏的烟雾。那是初夏早晨,蝉嘶嘹高。
《旧情复燃》

74. 一个人就这么消失了,活的时候活得力竭声嘶,行到终点,反而潇洒豁达。她是有贵胄之气的。
《旧情复燃》

75. 一代诞生,从上一代手中盗走繁华之钥,暗示他们退席。那年老的持须拄杖,勉强打直脊骨也过不了年壮者的肩头,他们会叨叨絮絮数算半壁江山的来历,像怒风中的芒草教训鲜艳玫瑰。
《人间副刊》

76. 我,一个背负未来之行囊的我,该如何行经这波涛也似的人生?如何?
《只缘身在此山中》

77. 人们的世界没有错,错的一定是星空,那种无法跋涉的寒冷,总让深情的人错足。
《水问》

78. 许是三月的路太长,便把带愁点的心情愈走愈长。春阳底下,竟停泊在忧郁的海湾。
《水问》

79. 世界在你掌中,你在谁掌上?
世界在你梦中,你在谁梦里?
寒雨的子夜,你用来回忆还是遗忘?
你厚了,或更薄了,订明日的盛宴还是向昨日赋别?
《梦游书》

80. 思绪一叉开,便成铺着的文章或是诗,回过头来一边细读一边漫卷,卷卷回忆,卷卷收藏。
《水问》

81. 牵着时间去散步,说不定就捡到那个遗失很久的梦。

82. 等待似蚁穴 你的诺言不小心沾染了星光 竟开始变薄 只打捞到几句 断断续续 我依然爱你如昔。

83. 当你满头大汗地去追逐一个愈来愈远的背影时,或是有人力竭声嘶地呼唤你,而你不想响应他时,那都是极不愉快的经验。
但当你终于知道,在路的那一端有一个多么亲切的人正向你走来,而你也几乎要跑着去迎接他时,你会突然觉得世界待你这么好,你会领会出一份“颠簸”的快乐,在崎岖的路上。
《水问》

84. 你的声音那么温厚、灿亮,像一缕光洁蚕丝滑入黑缎里面,让听的人安静起来,如走了十万八千里里的失眠者,当下渴睡。黑暗引着你慢慢走出高塔,那是众人公认的富丽位阶;我听到南京灵魂下楼的脚步声是一个喜欢在野地打滚、高声唱歌的孩子,却穿着笨重的、镶满金属勋章的长袍。你诉说你的人生总是走到十字路口,那么多人等着你抉择。
《旧情复燃》

85. 我喜欢用「设身处地」的方式评量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交流是否均衡?别人为我付出若干,若角色互换,我能否为他等量付出?我为他人付出如许,若易地而处,他人能否等同给予?这发自庶几可以将自己客观化以监测天秤两端的情感是否等量等质,借此提醒自己勿辜负他人情谊也不必「明月照沟渠」。
《旧情复燃》

86. 我自信在你心中,我不是无面目的陌生客,你视我应如我视你般珍贵,那么,你向我吐露的那段情感,不应从世俗面辨其真伪,应从你澎湃而又贞静的内心来体贴它的珍贵。希望一个特殊的朋友帮你储存爱的憧憬、涵藏那份纯粹的柔情,如看护龟裂大地一朵刚睡醒的百合。我懂,所以缄默。
《旧情复燃》

87. 如果,被等待者永不现身,"等待"的过程将如同苦僧之修行,最后净化了原本残破的一段世情,修饰其粗陋之面貌,增添其华采,灿烂成就了天荒地老的爱情。然而,他现形了,一句负心话、一回轻薄手势,足以使等待者从天空坠入黑渊。那一刻,她除了死,无路可走。
《旧情复燃》

88. 生活是一个刽子手,刀刃上没有明天。
《水问》

89. 水希冀化成云,云渴望回到水,大约只是为了念旧。
《水问》

90. 淡水是适合远看的,尤其在大屯山上看,觉得那真是银河的倒影,有点海市蜃楼。若是下了火车去看,探头之处,全是人间烟火。
《水问》

91. 那杜鹃,我想她们是发了怒的,不知道跟谁怄气,大概是不满冬天的步调太慢吧!所以一听到春天的跫音近了,就不顾一切地窜出枝头,那样子地到处绽放,到处天不怕地不怕,争先要开的气势,那样子压倒绿叶细枝地抢镜头……那种喧哗真令我昏眩,令我喘息,也令我心中的热闹感一直膨胀起来。
《水问》

92. 废了的,又何止一块门牌。
《烟波蓝》

93. 如今是一身游魂,来找百年前身。
《海路》

94. 那么,深爱我所深爱的,此去人间,应是无怨无尤。
《海路》

95. 把我野鹅般的油黑头颅变成银白吧,让我每次对镜,都能生出“夜雪归来”的想象。
再赐几条皱纹装饰颜面,假装我是一个多么有修养的人,竟放任蜘蛛在脸上结网。
《旧情复燃》

96. 世间有许多事不能勉强,思念是其中之一。

97. 孩子,永远不要轻易去囚禁任何一种生命的存在。形式的监牢,你还可以打开它,一座心狱,那是一辈子都打不开的。《水问》

98. 年年岁岁,杜鹃把春天开成花的河流;岁岁年年,一段心境。
《水问》

99. 生命那么艰难,人生孤独。没有人知道你、关怀你,没有人了解你、扶持你……但是,纵然你已声嘶力竭,倒在人世炎凉的尘土上,请你也要匍匐,匍匐去找生命的泉水,请你不要停止地寻找,找到天之涯,地之角,找到天黑,找到黎明,找到生命的尽头,找到所有的寻找不再可能。
《水问》

100. 云游,其实没看过什么山、什么水,心却逐渐转老。
《水问》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