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安经典语录/语句/句子

  • A+
所属分类:名人名言

笛安,2012年中国作家富豪榜上榜作家,著名作家李锐的女儿,1983年生于山西太原,2001年毕业于太原五中,同年考入山西大学历史系历史学专业。 2002年赴法留学,在巴黎索邦大学学习社会学,2010年获得硕士学位。现在是最世文化签约作家,《文艺风赏》杂志主编。获第八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最具潜力新人奖。2003年发表的第一篇小说《姐姐的丛林》在《收获》杂志成为头条;2007年9月出版中篇集《怀念小龙女》;2004年创作了长篇小说《告别天堂》;2005年创作的《芙蓉如面柳如眉》是笛安的第二部长篇;之后出版的《西决》、《东霓》、《南音》、《妩媚航班》获得广大读者的喜爱;2013年12月5日,2013第八届中国作家富豪榜重磅发布,笛安再度上榜

笛安经典语录/语句/句子

笛安经典语录/语句/句子

1.既然你根本就做不到你认为你能做到的事情,那就请你像接受你长得不够帅接受你头脑不够聪明一样安然地接受你的自私。你能做到不要拿着逃避当荣耀就已经值得表扬了。坦然地接受良心的折磨和夜深人静时的屈辱,没有关系的,那只是暂时。
《芙蓉如面柳如眉》

2.我想要的,无非是一点真的东西。那里面没有算计,没有提防,没有因为控制欲而催生的种种技巧,没有美其名曰的EQ。要是你没有,就请让开,不要挡着我的路,我还得骑着萤火虫去追太阳。

3.当你已经无法思考和追问的时候,就让行动成为唯一的意义,反正,日后漫长的岁月里,你有的是时间去阐释它,去整理它,去把它当成历史来纪念,甚至是缅怀。真相一定早就面目全非了,说不定连“真相”自己都嗅不出当初的气味——那有怎么样呢,反正我是爱自己的。
《南音》

4.她当时没有什么可失去的,所以她才有在这篇黑暗里面往前飞的勇气。
《残羹夜宴》

5.我想着你,想着你,不知不觉间,就像掉眼泪。
《告别天堂》

6.这就是我的秘密。这就是我藏的最深的秘密,我曾经把它埋在某个岁月深处的荒冢,然后我以它为起点开始拼命的往前跑,拼命的跑,我不知道我跑了多久,反正那因为奔跑而带起来的急速的风声已经永远的存在于我的梦境里,和我的灵魂相依为命,我一闭上眼睛就能听到它们。但是有一天我突然觉察到,我沿着它狂奔的这条路,是环形的。
《西决》

7.仇恨,是种类似于某些中药材的东西,性寒,微苦,沉淀在人体中,散发着植物的清香,可是天长日久,却总是能催生一场又一场血肉横飞的爆炸。
《西决》

8.庸常生活总是会在心力交瘁的时候给人一个恰到好处的拥抱,提醒你,活着这件事,并不总是那么艰辛。
《西决》

9.旅途对大多数人来讲都是催眠的。但是我总是很享受那种浪漫,只是为了等待到达什么地方的时光。往往在目的地真正到达的时候,我反而会有点隐约的失望。
《西决》

10.不管怎么样,两个人相互喜欢都是难得的事情。
《西决》

11.它也不是你以为的爱情。当你终于看清这个的时候你爱了,你发现这就是爱了。在这世上发现一件事情要受够与它相同程度的折磨。是吗?折磨?那他为什么选择了我最不能接受的“背叛”作为折磨我的手段呢?不,比背叛都不如。“天杨,这没什么,很多男人都是这样。”这没什么,只不过你们弄脏了我。这个世界弄脏了我。在我看清我的爱的时候它就已经脏了,那不是别的东西那是爱。
《告别天堂》

12.——为什么你只对你最亲近的人坏?——因为我原本就没有那么好,可是我却拿了太多的好给我的生活,所以那些坏要是没地方放,我就完蛋了。——不公平。——我知道,但是你也跟我要公平吗?你是我最不能失去的人啊。——强盗逻辑。——走吧,你变成了“别人”,我就对你好了。——我不走,坏

13.南音,你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你拼尽了最好的年华里最干净的勇气,你像普罗米修斯那样从你自己生命最深处偷来了只要一点点就可以燎原的激情,你认为你用它们做了一件值得的事情。但是你想听真话吗?你搭上这些最珍贵的东西,把你和你的男人变成了一对最平凡的饮食男女。 话说回来,最珍贵的力量其实只能用来浪费。你不是浪费在这件事情上,就是浪费在那件事情上。
《西决》

14.在这场追逐里我糊里糊涂地弄丢了我的童贞,我的初恋,还有我的江东。但值得庆幸的是我没有因为失去的东西而向任何人求助,向任何人撒娇,向任何人妥协,我忍受了我该忍受的代价。包括我曾经以为被弄脏的爱,包括我自认为伟大其实毫无意义的牺牲和奉献。我现在无法判断这值不值得,可是我不后悔。
《告别天堂》

15.不到十七岁的你,还不知道所谓爱情,不是只有这么美丽的悲伤。
《告别天堂》

16.我希望南音永远都不要长大,永远都不要把看别人的脸色当成自然而然的事
《西决》

17.开车的时候听音乐的妙处就在这里,恍惚间我会觉得音乐声不是来自车里,而是来自车窗外面那个看似跟你没有什么关联的、熙熙攘攘的城市。
《西决》

18.修养这个东西就像血管一样,可以盘根错节地生长在一个人的血肉之躯的最深处,不可分割。
《西决》

19.聪明地用合适的方式保持不同身份之间的距离,是维系任何一种社会关系的精髓所在。
《西决》

20.教学楼的顶端几个属于高三的窗口,错落地璀璨着,就像是俯视着我们,俯视着所有疾驰而去的时光,你终有一天会发现的,生命的名字叫做徒劳。

21.“我永远不能忘怀那一幕:我们搭夜间火车睡卧铺,从Nice回Paris,夜里我爬到上铺为她盖被子,她这样问我。我跳下卧铺走到走廊上,风呼啸著扑打窗玻璃,外面的世界一片漆黑,唯有几星灯光,我点起一支烟,问自己还能如何变换著形式继续爱她?”——邱妙津 蒙马特遗书,不觉得她写得多好,可总能刺痛我。

22.可能,你最终只能变成你当初最不想成为的那种人。因为当你对自己说"我绝对不可能过那样的生活"的时候,你并不是在反抗,你只是恐惧。你知道那种生活对你来说是最为顺理成章的选择。只有少数人能挣脱这个强大如地心引力一般的规则,变成自己真正想变成的人。可是那是非常卓越的人才能办到的事情,他们有比别人更强的意志,更强的力量,甚至是更强的情感。我曾经以为小龙女是一个这样例外的人,但是我忽略了一条,就是在卓越之外,你还必须拥有运气。
《妩媚航班》

23.幸福这东西,一点不符合牛顿的惯性定律,总是在滑行得最流畅的时候戛然而止。剩下的事情就是锻炼你的承受能力了。
《告别天堂》

24.我还知道,写这封信给我,他一定犹豫了很久。曾经的深爱,如今只剩下了这点默契。我怎么样也不可以让他为难,无论如何我都记得,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那种有种的惊喜,就像一只奔驰在茫茫草原上的鹿,在天圆地方的荒凉里,突然仰头发现了北极光。
《妩媚航班》

25.我是生死,你是轮回;我是红尘,你是虚空;我是用来标识岁月的某个微不足道的点,你是容纳所有沧海一粟的无垠;我是业障,你是修行;我是渴望成为神的人,你是无法褪尽人气的神;我是“此时此刻”的囚徒,你是“永恒”这片原野上的牧羊人;我是不可能挣脱“此情此景”的肉身,你是天地悠悠的一部分;我是至情至性的欢笑和哭喊,你是高山顶上寂然的雪线;我是照耀微小灰尘的一线阳光,你是拥抱万物的黑暗;我原谅所有琐碎的恶意,你负责评判一切不自知的邪念;我是绚烂缤纷的幻想,你是不情愿地照亮万里海面的灯塔;我觉得我的一生太短,你觉得你的自由太漫长;我是你的南柯一梦,你是我必然到达的终点。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26.一时间一种刻骨的孤独像一阵穿堂风那样吹透了她。那孤独并不陌生。多少次,多少次,她都拿罗大佑的歌来安慰自己,“孤独的孩子,你是造物的恩宠。”那么,她滥用过多少会这样的恩宠呢?在她妄自尊大的时候,她以为那是高处不胜寒;在她妄自菲薄的时候,她以为那是她一个人的醉生梦死。在最后一刻,坦率一点吧。孤独就是孤独,不是什么恩宠,不是可以升值的股票。浪费并不能使你高贵。那么好吧,生死只不过是一个人的事情,如果你孤独,请你不要打扰别人,不要自以为是的嘲笑不孤独的人,不要期待着全世界的孤独者可以联合起来。自己上路吧。最多,带上你的情人。
《芙蓉如面柳如眉》

27.我一直都觉得,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最神圣的念头里也会掺杂一些不被察觉的私欲,最无悔的付出里也会隐藏着对回报的要求;善良的人因为善良而犯错,不善良的人却可以理直气壮地拿着自己根本不理解只懂得遵守的道德作武器伤害别人。
《告别天堂》

28.你可以不要它可以拒绝它可以抛弃它可以伤害它可以瞧不起它,可是你不能弄脏它。傻孩子,我自问自答,如果不是“最不能接受的手段”,又如何配称为折磨。
《告别天堂》

29.前后左右的泪脸都转过来看着我。看什么看。打人是暴力,骂人是暴力,强迫别人用你们的方式去“感受”也是一种暴力。从那时起我就发现,这世界是本字典,巨大无比的字典,事无巨细全都定义过了,任何一种感情都被解释过了,我们就只有像猪像狗像牛羊一样地活在这本字典里,每个人的灵魂都烙着这本字典的条码。
《告别天堂》

30.可我还是心疼她。毫无原则地心疼。那种并非因我而起,却为我而绽放的妩媚让我重新迷恋上了她,像个十三岁的小男孩一样迷恋着她。当她和我一起坐在冰凉的大理石台阶上的时候,她出神地看着远处的天空——原先她总是以一种孩子样的贪婪看着我。然后回过头,对我轻轻一笑。她自己都不知道那笑容是在乞求。我于是紧紧握住她的小手,用这种方式告诉她我依然是她的亲人。
《告别天堂》

31.所谓拥有风格,所谓找到自己的语言,无非就是做到一件事,只要做到这个——在写下每一句话的时候,问问自己,写下它的时候,感觉是否像是隔着外套用力拧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如果是,那么对不起,这个句子给你带来的痛感如此不确定,如此不切肤,如此可有可无,那么就请删掉这个句子,因为它不是你的。

32.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告别天堂》

33.随手一抓便是满手的缤纷绚烂 -- 糖果盒的爱情

34.热情这玩意儿,明明从自己的大脑诞生出的东西,但是往往,它最终会变成你的命运。
《告别天堂》

35.为逝去的人们致哀,为逝去的爱情之爱,为逝去的青春之爱。如果我们都不珍惜现在,将来只会为我们自己致哀。
《文艺风赏第138期》

36.我想,最初那个名叫麦哲伦的家伙真是可怜,他航行了那么久,他本想去一个无边无际的远方,可是他发现所能到达的最远的距离原来就是最初的地方,所以他写了一本书告诉世人我们生活的地球是圆形的,只不过是为了遏制绝望。
《西决》

37.我早就知道他根本没有精神病,其实需要“精神鉴定”这个过场的不是她,使我们,是每天看着新闻聊着这个案子的“大众”因为我们怀疑她是精神病,是为了安慰我们自己,其实我们的生活中没有这么可怕的人,不过是精神病人而已。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芙蓉如面柳如眉》

38.可是想想看,十八岁是多么美好的年纪。整个世界,有可能就是一条辅助线那么简单。因为喜怒哀乐,甚至是爱恨情仇,原则和梦想,光荣和尊严,全都可以因为一条辅助线而起。什么都没有经历过,所以再小的事情都可以让你心里把什么都经历一遍。那就是所谓的原始的生命力吧,用完了才知道,完了就是完了,不会再有第二次的。
《西决》

39.当我与你握别,再轻轻抽出我的手,是那样万般无奈的凝视,渡口旁找不到一朵相送的野花。
《告别天堂》

40.知识这个东西,其实就像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从萌动,到发育,到成长。有童年时代,有青春发育的时候,也有成熟期。也会生病和衰老。这里卖弄有很多的故事有很多了不起的人付出思想最精粹的部分,付出心血,甚至感情。 他的眼睛在发亮。我相信,那个时候的小叔,用他自己这个人,让很多懵懂的少年人明白了,修养这个东西就像血管一样,可以盘根错节地生长在一个人的血肉之躯的最深处,不可分割。
《西决》

41.五月的麦地上天鹅的村庄,沉默孤独的村庄,一个在前一个在后,这就是普希金和我诞生的地方。
《告别天堂》

42.女人,碰到自己无法解释的事情的时候,就喜欢把命运、缘分之类的东西搬出来当后盾。她们擅长不问原因地接受现实。
《西决》

43.无论如何,飞蛾扑火都是一种高贵的姿态。
《告别天堂》

44.这些年,我很少想起江东。那个时候我像所有因初恋而变得矫情的女孩一样以为江东会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人。事实证明了我的爱情是多么经不起考验,尽管这令人泄气,但周雷有句名言:“一个人不可能在二十五岁还忘不了十五岁那年的情人,除非他十年来没进化过。”这么说我算是进化得不坏。
《告别天堂》

45.眼泪就在这时候涌了出来。奶奶为我关上了灯,走了出去。一片黑暗之中我告诉自己:这就是你自作聪明的结果。你以为你自己是谁,也配讨厌这个世界。你一直拒绝使用世界这本字典,你不过是个闹别扭的小孩。现在你知道这字典的善意了,你终于明白了,那个《局外人》里充满星光与默示的夜晚是这本字典终于展露温情的瞬间,当你受够苦难和屈辱的时候它就会来临,你只能等待不能寻找——所以它不是江东——不,别提这个名字。
《告别天堂》

46.原来只不过,只不过是无数情歌里出现频率最高的一句歌词,只不过是一句我因为见得太多所以已经对它麻木不仁的话。三个音节,每个都是元音结尾,还算抑扬顿挫,怕是中文里最短的一句主谓宾俱全的句子:我爱你。
《告别天堂》

47.也不知道在漫长的人生里,江凡和他的妻子,究竟会是谁先打断谁的脊梁骨,然后,彼此心照不宣地对外人保守着这个秘密,相濡以沫地活下去。也有另外一种可能,他们俩的脊梁骨都折断了,这其实更好,他们的感情里会多填一份同病相怜的温暖,这便是人们常说的“天长地久”需要的东西。
《妩媚航班》

48.我家南音是个傻丫头。动辄勇往直前破罐破摔,以为她看上的男人都愿意陪她上演莎翁剧情。再说得通俗一点,南音只知道拿出自己最珍惜最宝贵的东西拼命塞给别人,她不懂得所谓对一个人好,是要用人家接受并且习惯的方式,她智慧用她自己的方式对人好。所以越是用力,错得越离谱。
《西决》

49.那只常常莫名其妙地骚动的小狼,那种经常毫无原因偷袭我的深重的疼痛,那种常常于猝不及防中把我推到悬崖边的孤独,那种一闪即逝的粉身碎骨的邪念。
《告别天堂》

50.三个音节,每个都是元音结尾,还算抑扬顿挫,怕是中文里最短的一句主谓宾俱全的句子:
我爱你。
《告别天堂》

51.总要有人来还,不能大家都只想着逃避。那时候我真惊讶她会这样想。可是现在我觉得,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还,时间,方式,程度不同而已。当然我们谁也不愿意跟你互换位置——可是这并不表示我们都可以置身事外——那些自认为自己置身事外的人不够聪明,你大可不必跟他们认真,他们不配伤害你。
《告别天堂》

52.“我本来没这个打算,天杨。”他的呼吸吹着我的脖颈,“我下火车的时候只不过是想来看看你,但是后来我突然发现,我终于有了这个机会,我不能放弃。我曾经差一点就忘了你了,天杨,差一点。所以我得争分夺秒,在我还爱你的时候,在我还能爱的时候,试试看。我得抓住一样我认为重要的东西:理想也好,爱情也好,我需要这样东西来提醒我:我不是靠‘活着’的惯性活着的。天杨你明白吗?
《告别天堂》

53.因为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干净的,最温暖的,最柔软的,我不能用那些通用的所谓聪明来解释你,来对待你,来敷衍你。,曾经你是我的理想,可是后来我终于发现,我自己的理想原来不过如此,和所有人的一样没什么了不起,和所有人的一样不堪一击。但是你依然是你,你还在那儿,你绽放着,你比任何一种理想都要有血有肉,都要生机勃勃。
《告别天堂》

54.人生在世,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总是要和一些人发生非常深刻的联系。我们四个就是如此。东西南北,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除了血浓于水之外,还有很多东西是我也说不清的。
《西决》

55.他会死在一片黑暗里,但是电影院的大银幕上的故事还在演。等电影完了,灯光亮了,人们退场的时候才会发现他.这挺浪漫的,对吗?
《芙蓉如面柳如眉》

56.从对面脏脏的镜子里看见了窗外的夕阳,火红的。我在为自己那么多的画里向他致敬,为了它的化腐朽为神奇——经他的笼罩,在丑陋的风景也变得废墟一般庄严,在俗气的女人也有了一种伤怀的美丽。
《姐姐的丛林》

57.为了这一刹那的如鱼得水,她提前预支了多少年的寂寞。
《父亲来了》

58.看见了吗?那两只白鸽子,它们是屈原遗落在沙滩上的白鞋子,让我们,我们和河水一起,穿上它们吧。
《告别天堂》

59.有些人之所以能幸福地生活着,恰恰因为他们都是普通人。他们丝毫不觉得脚下的大地荒芜,所以他们可以在那上面很轻易地种出缤纷的花朵。并且相信,花开就是唯一的意义。但是大妈不是那种人,姐姐也不行,在等待花开的时间里,她们就已经被这满目苍茫击垮了,即使花会如期开放也没用,她们早已不再相信任何良辰美景。
《南音》

60.恐怕这世上很多人都是这样的,追逐着一个永远不会实现的理想,然后某一天,极其自然地,将这个"理想"阉割成了一个还说得过去的职业。以此谋生,并获得精神上的所有认同。我不是第一个这样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当然,当然,我们这样的人已经被人们称为幸运了。我懂得知足,因为反正,关于"理想"的痛苦是不合法的,是无病呻吟的,你张扬了,你表达了,你就活该去死。我必须时刻谨记,这世界上还有灾荒,还有战乱,还有艾滋,还有无数在因为不平等导致的困顿中,挣扎一生的人们—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那些批判你是"幸福"还是"不幸"的人们,都没什么想象力。
《妩媚航班》

61.一时间一种刻骨的孤独像一阵穿堂风那样吹透了她。那孤独并不陌生。多少次,多少次,她都拿罗大佑的歌来安慰自己,“孤独的孩子,你是造物的恩宠。”那么,她滥用过多少会这样的恩宠呢?在她妄自尊大的时候,她以为那是高处不胜寒;在她妄自菲薄的时候,她以为那是她一个人的醉生梦死。
《芙蓉如面柳如眉》

62.什么叫幸福呢?幸福就是: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在这幸福中你可以是一个俯视这片草原的眼神,你也可以是众多野花中的一朵,都无所谓。在这幸福中你蜕变成了一个女人,一个安静、悠然、满足、认命的十五岁的女人,尽管你们从来没有“做过”。
《告别天堂》

63.对于你们几个人来说,我永远在这里。虽然我现在的记忆力越来越酷似热带鱼,但是我们共同的十六,十七,十八岁,那些岁月还完好无损地待在我心里那个一直都在的地方。只要我在,我们就不会失散的。我不管在别人眼里我是个怎样的人,在你们面前,我永远是那个——小妹。你们还记得你们曾经这样叫我么?

64.生死相随是个多重大的仪式,死在这仪式里倒也罢了,可是麻烦的是如果你活在这个仪式里,你就一定会在某些时刻用厌倦来打发日子。夏芳然此时还没有意识到,其实亲人之间就是那么回事。抱怨、嫌弃、厌恶都发生在一群彼此肝胆相照的人之间。延期是真的,但是肝胆相照也是至死不渝的。
《芙蓉如面柳如眉》

65.那时候我特别、特别,感动。你知道那个时候我刚刚开始有‘客人’,当然是瞒着爷爷奶奶。那件事儿让我一下子明白了:每个人都在‘活着’,按自己的方式活着,谁也不需要别人来理解这种方式。什么‘沟通’,什么‘同情’,什么‘设身处地’,这些词儿都被人用滥了,其实这些词儿根本不是那么廉价。”
《告别天堂》

66.不过,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我忘了我随时都有可能失去他。我就在这项风险系数超高的投资里倾其所有。那只小狼,居住在我身体里的小狼不时地骚动着,撕扯着,提醒我这件事,但我置若罔闻。直到有一天——宝贝,来,把信用卡插进来,密码是他的生日,好好看看,你自己已经透支了多少热情?
《告别天堂》

67.当你明白这寂寞无药可医时,你就更寂寞。在这“更寂寞”中,你觉得除了抓紧江东之外,没有别的办法。没有别的期待。因为是他让你发现这“更寂寞”的。那时候你太年轻,你不知道虽然这“更寂寞”因他而起,他却和你一样对此无能为力。
《告别天堂》

68.我学会了保持安静在凌晨偶尔睡不着的时候,怀恋这十年前那片旷野。我总算知道了,所有的热情与血液,所有的挣扎与审判,即使于这个世界有关,也一样微不足道。
《妩媚航班》

69.她的那句话:“我多傻,如果你从一开始就选择低下头的话,你就可以一直低着头。可是如果你一开始选择了昂着头的话,你就永远不能低头了。”因为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做失礼的事。
《芙蓉如面柳如眉》

70.夏芳然知道她这个时候有权利号啕,有权利寻死,有权利歇斯底里,没有谁比她更有权利。可是那怎么行。在众人面前那么没有品位,让全世界的人茶余饭后欣赏她的绝望,博得一点观众们都会慷慨回报的眼泪或者对罪犯的声讨,这不是夏芳然要做的事情
《芙蓉如面柳如眉》

71.我最感谢妈妈跟我说过的一句话:“一个女人,随着时间,总有一天所有的人都会要求你去做妻子做妈妈,可你不能忘了提醒自己,你还有才华。”

72.我习惯了昼伏夜出,晚睡晚起,我早已学会了面对着这谎话连篇的人群的时候撒一个同样的谎,我钟爱那种饮酒至半醉,用微醺的眼睛慷慨地给这个糟糕的世界送上所有的柔情,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允许自己沉溺。
73.幸福这东西,一点都不符合牛顿的惯性定律,总是在滑行的最流畅的时候戛然而止。
《告别天堂》

74.找一样我认为重要的东西,理想也好,爱情也好,我需要这样的东西来提醒我,我不是靠“活着”的惯性活着的。
《告别天堂》

75.而今,我已经被打败了,我用曾经的飞蛾扑火,换来今天手心里握着的一把余温尚存的灰烬。值得庆幸的事,我依然没有忘记,这把灰烬的名字叫做理想。
《告别天堂》

76.钱以外的东西,永远都还不清。
《西决》
77.我就像瞧不起这个仗势欺人的世界一样,瞧不起你。
这个世界把我搞得狼狈不堪,可是我心里总有一个柔软的地方,心疼着它的短处。
所以我还是爱这个让我失望透顶的世界的,正如,我爱你。
《光辉岁月》

78.我曾经以为,女人都是飞蛾,生性擅长不怕死的扑火,后来才知道,原来也有一种女人是候鸟,无论如何都沿着一种静谧的轨迹安宁地飞翔。
《西决》

79.你别看我是个活得乱七八糟的人。其实我的感情很漂亮的,不是每个女人都给得出、都给得起像我这么漂亮的感情。毁掉就毁掉吧,我让你毁。不怕的,你就是把我打碎了,我自己也还是可以把自己拼起来,拼起来了我也还是我。
《东霓》

80.可是人生那么苦,我只是想要一点儿好风景。
《东霓》

81.天真其实不是一个褒义词,因为很多时候,它可以像自然灾害那样接着一股原始,戏剧化,生冷不忌的力量,轻而易举的毁灭一个人。
《西决》

82.如果你从一开始就选择低下头的话 你就可以一直低着头。可是如果你一开始选择了昂着头的话 你就永远不能低头了。荣辱说到底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我的倔强让我疲惫不堪的脖子选择始终昂着头。

83.可能,你最终只能变成你当初最不想成为的那种人。因为当你对自己说:“我绝对不能过那样的生活”的时候,你并不是在反抗,你只是恐惧。你知道那种生活对你来说是最为顺理成章的选择。
《怀念小龙女》

84.一个人不可能在二十五岁还忘不了十五岁的情人,除非十年来他没进化过。
《告别天堂》

85.那种常常毫无原因透析我的深重的疼痛,那种常常于猝不及防中把我推到悬崖边的孤独,那种一闪即逝的粉身碎骨的邪念。原来只不过,只不过是无数情歌里出现频率最高的一句歌词,只不过是一句我因见得太多所以已经对它麻木不仁的话。三个音节,每个都是元音结尾,还算抑扬顿挫,怕是中文里最短的一句主谓宾俱全的句子:我爱你。
《告别天堂》

86.有时候,只要大家都愿意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那就是真的什么都没发生过。
《西决》

87.来不及回答了,那么,就这么去吧。当你已经无法回答和追问的时候,就让行动成为唯一的意义。反正,日后漫长的岁月里,你有的是时间去阐释它,去整理它,去把它当成历史来纪念,甚至缅怀。真相一定早就面目全非了,说不定连“真相”自己都嗅不出当初的气味——那又怎样呢,反正我是爱自己的。
《南音》

88.仇恨,是种类似于某些中药材的东西,性寒、微苦,沉淀在人体中,散发着植物的清香。可是天长日久,却总是能催生一场又一场血肉横飞的爆炸。核武器、手榴弹、炸药包,当然还有被用作武器的暖水瓶,都是由仇恨赠送的礼品盒,打开它们,轰隆一声,火花四溅,浓烟滚滚,生命以一种迅捷的方式分崩离析。别忘了,那是个仪式,仇恨祝愿你们每个带着恨意生存的人,快乐。
《西决》

89.爱情是神话,可是不是童话。我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觉得我再也不是从前的宋天杨。我紧紧地,搂着他。他的眼泪沾湿了我的毛衣。我并不是原谅他,并不是纵容他,并不是在用温柔胁迫他忏悔。我只不过是在一瞬间忘记了他伤害过我,或者说,在我发现我爱面前这个人的时候,因他而起的屈辱和疼痛也就随着这发现变得不那么不堪。爱是夕阳。一经它的笼罩,最肮脏的东西也成了景致,也有了存在的理由。
《告别天堂》

90.任何美丽都需要历经艰辛才能获得,因为我发现,美丽之所以成为美丽,就是因为“痛苦”是她的土壤。 可是还有一件事情是我很想发现的,如何能让你发现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告别天堂》

91.我想,我是幸运的人。因为残忍、失去、流血以及无助到只能同归于尽的绝望,对我而言,都只是电视新闻而已。
《南音》

92.别相信什么"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这世间只有心照不宣的妥协,哪有慈悲的人类。
《文艺风赏》

93.科学一直告诉人们世界完全不是我们以为的那样,但是又不肯对我们说哪怕一句“其实不用害怕的”。
《南音》

94.仇恨祝愿你们每个带着恨意生存的人,快乐
《西决》

95.你最清楚的,你永远都不会失去我,就算有一天我失去了你,你也依然不会失去我。

96.爱自己才是真浪漫。

97.你终有一天会发现的,生命的名字叫做徒劳。
《西决》

98.什么叫幸福呢?幸福就是: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在这幸福中你可以是一个俯视这片草原的眼神,你也可以是众多野花中的一朵,都无所谓。
《告别天堂》

99.多少次,多少次,她都拿罗大佑的歌来安慰自己,“孤独的孩子,你是造物的恩宠。”那么,她滥用过多少会这样的恩宠呢?在她妄自尊大的时候,她以为那是高处不胜寒;在她妄自菲薄的时候,她以为那是她一个人的醉生梦死。在最后一刻,坦率一点吧。孤独就是孤独,不是什么恩宠,不是可以升值的股票。浪费并不能使你高贵。那么好吧,生死只不过是一个人的事情,如果你孤独,请你不要打扰别人,不要自以为是的嘲笑不孤独的人,不要期待着全世界的孤独者可以联合起来。自己上路吧。最多,带上你的情人。
《芙蓉如面柳如眉》

100.激情是一种很玄的东西。一开始你觉得它是海浪,惊涛骇浪之中你忘记了自己要去到什么地方。但是到后来,你也变成了海浪,你闭上眼睛不敢相信原来自己也拥有这般不要命的速度和力量;还没完,还有更后的后来,在更后的后来里你你就忘了你自己原先并不是海浪,你想所有海浪一样宁静而热切的期待着在礁石上粉身碎骨的那一瞬间。
《芙蓉如面柳如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