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经典语录/语句/句子

  • A+
所属分类:小说语录

1.那手表是老痒当年在东北的时候他初恋情人送给他的,他把这表当命一样,喝醉了就拿出这表
看边 鹃啊,丽啊的叫,我问他你那老娘们到底叫什么,他想半天,竟然哭出来,说我他娘的给忘
了。 ————老痒

 

2.你说的是不错,可惜你来太晚了,我老爷子去年已经西游,你要找他,回去割脉吧!————吴邪

 

3.“这是鲁国最早人牲时候祭祀带的面具,这墓里埋一定是什么身份很特殊的人,可能比当时的皇帝
还要尊贵。”   我脱口而出:“皇帝他爹。” ————三叔、吴邪

 

4.荒山野岭的造别墅,不是华侨就是盗墓啊。 ————三叔

 

5.你不是说你们这小哥的血比驱蚊水还厉害吗?怎么没用啊? ————胖纸

 

6.这粽子应该不会游泳,话又说回来,这海斗里的粽子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难道叫海粽子?
要不饺子? ————三叔

 

7.胖子大怒:“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就你这着破酒,龙王爷喝了肯定得把你这船给收了。”
说着从自己包里掏出一瓶二锅头来,一把塞给那船老大,“拿着,给龙王爷换换口味!这
叫南北酒文化交流,看到没,红星二锅头,好东西,你他娘的别不知道好歹。”
————胖纸

 

8.胖子见他最烦,骂道:“粽子!”   他一楞:“粽子?加兴五芳斋粽子?” ————胖纸、瓶子

 

9. 我这次是真的觉得有点诡异了,这罐子的举动,好像是在给我们带路一样,就差没说
一 句“followme”了。 ————吴邪

 

10.胖子挠了挠后背,说:“上吊也得喘口气,这事情发生的太快,我一下子也说不上来,
你得等我组织组织语言。”

 

11.他转了一下头,装成女人的声音,说道:“哀家他娘的正在梳头~,梳个头又要不了你的命,
你 罗嗦什么?” ————胖纸

 

12. 胖子啊了一声:“洗澡?问这个干嘛,这属于个人隐私,我不方便回答。———胖纸

 

13. 闷油瓶楞了一下,胖子也啊了一声,说道:“所以说你们城里人就是娇贵,他娘的倒
斗还带着爽肤水,下回你干脆带副扑克牌下来,我们被困住的时候还能锄会大D。”  我当然不可能带着这种东西,呸呸两口唾液就涂在胖子背上,带上手套就给他涂开了
———吴邪

 

14. 胖子说:“要不磨磨看,古人不是说嘛,只要工夫深,铁杵磨成针。”   “拉倒吧,你么厚的铁浆条子,你磨到猴年马月去,”我说道:“还有二十分钟就
是退潮了,等你磨完了,我们早圆满了。” ————胖纸、吴邪

 

15.胖子说道:“那哪能等的到,他们要不进来,我们怎么办?等一辈子?那不变成西沙海
底活死人墓,摸金校尉绝迹江湖。” ————胖纸

 

16.老痒咬了一口玉米饼子,说道:“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老吴,你说咱们发现了这
东西,要是通知政府,能不能用咱们的名字命名啊?” ————老痒

 

17. 突然一阵香风,那女尸的两条胳臂突然搭到了我的肩膀上,我一愣,整个人都吓得僵
硬了。这个时候边上的那具尸体也发出了咯噔一声,我一听不妙,心里直叫:“老兄,
现在是你老婆不让我走,不是我轻薄她,你不要搞错啊!” ————吴邪

 

18.胖子看见阿宁队伍武器装备丰富时。对陈皮阿四道:“老爷子,你说不买枪不买枪,你看人
家荷枪实弹的撵上来了,要交上手了怎么应付?难不成拿脸盆当盾牌,用卫生巾去抽他们?
————云顶天宫

 

19.当然胖子的脚丫是太臭了,听着就窝火,也是太无聊了,嘴里就磕碜她,说大妹子,
您长得太漂亮,怎么就这么瘦呢,您看您那两裤管儿,风吹裤裆吊灯笼,里面装两
螺旋桨,他娘的放个屁都能风力发电了。 ————胖纸

 

20.的脑子几乎是完全混乱,无数的念头在一秒内涌了上来,这是条神蛇?过了人语六级,
研 究生毕业的蛇?这鸡冠蛇他娘的难道真的有人性,或者这干脆已经是有思维的蛇了?
————吴邪

 

21.我们想做陷阱引文锦现身---“也许我们可以做个陷阱诱她过来。”我道。“你准备怎么诱?
色 诱吗?”胖子没好气的说道:“咱们三个一边跳脱衣舞一边在林子里逛荡?文锦恐怕
不好这口吧” ————蛇沼鬼城

 

22.让人害怕的是这些古尸的皮肤都是青紫色的,嘴巴张的很大,里面长的竟然是獠牙。
“ 这些可能不是人类。”胖子看着道:“你看这口牙,打个波儿能把人家脸皮给捎了去。”
————吴邪、胖纸

 

23.一片漆黑,我也不知道那尸体在搞什么,如果它只不 停地坐起来,躺下去,锻炼腹肌,
我倒也不用怕它,就怕它不知好歹走过来。 ————吴邪

 

24.胖子说道:“我可没说这鬼也一定是女人啊,这神经病还分发作和不发作的时候呢,
说不定你三叔人前的时候很正常,人后就涂着个胭脂在做刺绣呢,”胖子说了就敲起个
兰花指头,我看着好笑,说道:“你以为是东方不败啊,还刺绣,你这个说不通。”
————胖纸、吴邪

 

25.我忽然就意识到哪里不对,咦,这蛇说话怎么带着长沙口音?
难道,这是一条祖籍长沙的鸡冠蛇,到西王母国来支援西部建设?
那一刹那我脑子里闪过一个非常离谱的念头,我突然想问它:“你是不是湖南卫视派来的?”
————吴邪

 

26.胖子叹气道:“可惜没法上去看看,不然也许长生不老药就在上面。咱们吃个一打,也直接
上月亮上去,不知道嫦娥最近混得怎么样。”
我拍了一下胖子,叹气道:“你终于露出马脚了,天蓬元帅,难怪我看你得体形这么面熟。”
————胖纸、吴邪

 

27. 就你那血,人家也看不上啊,以前人家多天然啊,吃的是无农药的食物,喝的是无污染
水,那整个 就是农夫的血——有点甜。你现在可好,你那血流出来,人
家老人家喝了肯定得食物中毒,所以说这就是一糊弄人的东西。”————老痒

 

28.叶成就挂我头边上,给砸的不轻,我拉住他问有没有事情,他回答我说吃过了中饭了。给砸傻了。
————吴邪

 

29.胖子道:“这个太容易了,哎,胖爷我真是天赋异禀,和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怎么样都
有 差距,我告诉你你听好了,杀敌一个,自损三千,是香蕉和大象的战斗。” 我听了看了看胖子,骂道,你胡说什么,香蕉和大象的战斗,这是什么玩意,你倒说说,
香蕉和大象打怎么可能杀敌一个,自损三千? 胖子道:“大象被撑死了呗。” ————吴邪、胖纸

 

30.胖子是最下面的,我们和砖头全摔在他身上,就听他的呻吟声从砖头堆里传出来:"还抓着呢,
都快摸到我大腿根了,老子把它夹住了.他娘的快把我拉出来!不然你胖爷我的老二要保不住了!"
" 那是我的手!"一旁的潘子大骂!
"我靠!"胖子怒道,"你他娘的耍流氓也不会挑个时候?" ————潘子、胖纸

 

31.你以前是干什么的,还会这手艺。”
胖 子说:“我和你说过你老忘,上山下乡的,针线活谁不会干,没爹打没娘疼,只好自己照
顾自己。”“不过这人皮还真是第一次缝,你说我要不缝点图案上去,否则这家伙会不会
觉的太单调。” ————胖纸

 

32.想我胖子年轻时那也是人见人爱,鸟见鸟呆 ————胖纸

 

33.老爷子,下一程咱骑这狗吗,恐怕这狗够戗啊!” ————吴邪

 

34.三个人沉默了下来,胖子皱起眉头,迟疑道:“按照这么说起来,难道它们都是母蛇,在垂
涎 我们的美色?”
————胖纸

 

35.胖子最烦我这个样子,他说我是个林黛玉,整天不知道在琢磨什么,这人世间的东西哪有这
么多好琢磨的,没心没肺的活着也是蹬腿死,你机关算尽也是蹬腿死,反正结局都一样,你
管中间那个羁绊干什么。
我听了有点意外,胖子竟然会用“羁绊”这个文绉绉的词,一回味才知道他说的“**蛋,
不由苦笑 ————吴邪、胖纸

 

36.<大经典>“小哥,真看不出来你原来是个种地的。”胖子拿起一边的
锄头 道:“锄禾日当午,我是锄禾,你是当午。”

 

37.我想着如果小花挂掉或者出事了,我怎么面对解家的人,我们吴家会不会被披上“解家收割机”之类的外号。

 

38.可惜,有些路,走上去就不能回头,决绝的人可以砍掉自己的脚,但是心还是会继续往前

 

39.我觉得非常有道理,忽然想到,闷油瓶算不算也是艺名。他要是也唱戏,估计能演个夜叉之类的。

 

40.他道,“我要让下面的人吊几只防毒面具上来,如果我声带坏了,我就不能唱戏了,很多女孩子会伤心的。”

 

41.“你没资格说我。”我看着那猪就苦笑,心说胖子在就好了,不过不知道他会不会下手杀他的同类。

 

42.别以为唱花旦的都是软柿子,可以随便捏。——小花儿

 

43.老虎不发威,你当爷是小猫啊?———小花儿

 

44.让你们见识一下,爷真正的拿手好戏。——小花儿

 

45.这玩意,不光是可以在斗里玩···撑杆跳,最好用的时候,实际是····

打群架。————小花儿

 

46.想死吗?来呀,爷,陪你们玩儿!!!————小花儿

 

盗墓笔记经典语录/语句/句子

盗墓笔记
作品介绍

载了一座奇特的战国古墓的位置,但那群土夫子在地下碰上了诡异事件,几乎全部身亡。
五十年后,其中一个土夫子的孙子在先人笔记中发现了这个秘密,他和一批经验丰富的盗墓高手前去寻宝。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古墓中竟然有着这么多诡异的事物:七星疑棺、青眼狐尸、九头蛇柏……
这神秘的墓主人到底是谁?他们到底能不能找到真正的棺椁?为什么墓中还有那么多谜团无法破解?后来发现的海底诡异船墓、秦岭上的万年神木以及崇山峻岭中的天宫雪墓与这座古墓又有着怎样的关系?它们背后究竟隐藏着哪些千古之谜?
朋友老痒出狱,给刚从西礁海底墓归来、在家赋闲没有几日的主人公——“我”带来一个惊人的消息:诡异的六角铃铛,古老的厍族,巨大的青铜树,遥远的秦岭腹地……“我”不由得跃跃欲试。
接下来,“我”和老痒二人孤身深入到神秘莫测的秦岭探险。但前方等待着他们的又是什么?——各种诡异事物接踵而来,哲罗鲑,黄泉瀑布,尸阵,麒麟竭,烛九阴……
这棵巨大的青铜树究竟是做什么用的?是一棵许愿树,还是一个少数民族的图腾?他们到底能不能找到真正的答案?
探险的过程充满了人性的挣扎和努力,可怖的人物与可憎的面孔交织出[4] 现。最后,是一个让人瞠目结舌,超乎所有想象都无法猜透,却又似乎是真实可信的结局……
10年前,顺子的父亲带领一批神秘人进入茫茫的大雪山,闯入凶险莫名的地宫墓室,发现了数不胜数的金银财宝,但他们非但不能带着这些财宝离开,反而被困此地,几乎全部死于非命。
十年后,“我们”和顺子一行人再次踏足云顶天宫,这更是一次直逼死亡的惊险大穿越:昆仑胎、墙串子、百足神龙等前所未见的怪异事物接替出现,藏尸阁、排道、火山口、门殿、殉葬渠等诡异恐怖之所带来超强的感官刺激……
云顶天宫是一代奇人汪藏海为万奴王修建的陵墓吗?上次出现在海底墓穴中的土夫子几乎齐聚云顶天宫,两地之间究竟有什么奇怪的联系?
三叔总是在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时机出现。三叔的出现就意味着谜团的最后答案,但这些谜团意然又要追溯到五十年前,而真相远远不止这些。
一切的现象表明,更加恐怖、惊悚的场景已经到来……
从云顶天宫顺利脱出之后,吴邪和苏醒后的三叔进行了一次长谈。吴邪了解到在二十年前海底古墓里发生的三叔没有透露的隐情。关于解连环的神秘死亡以及背后牵涉到战国帛书和老长沙的恩怨,也理出了端倪。就在吴邪认为事情接近真相的时候,两盘来自张起灵的录像带,又让事情重新进入了重重迷雾之中……
寻着录像带中支离破碎的线索,吴邪只身一人来到了陌生的青海……
顺着前人留下的线索,吴邪发现了考古队最后的去向。为了了解事情的真相,吴邪混入了阿宁前往柴达木盐沼的探险队,同时三叔的队伍也神秘地从敦煌出发,两只队伍似乎有着相同的目标……
这是一个谜一样故事,戈壁大雨中才会出现的古老鬼城到底是谁的城池?海底墓穴中诡异的古尸是不是汪藏海?战国帛书上毫无意义的天数和鬼图到底有着什么含义?废弃疗养院地下室里来历不明的巨大石棺里装的是谁?录像带中诡异的行为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含义?西沙考古队那从来没有人提起的第十一人到底是谁?
主人公们深入西王母的蛇沼鬼城之后,经过三天三夜极其紧张的搜索,终于在隐藏于密林中的神庙附近找到了进入西王母宫的入口。在入口的泥潭处,他发现三叔的队伍几乎全部离奇死去,但他并没找到三叔的尸体。他们继续涉险,进入西王母城庞大的地下体系,终于遇到文锦,得悉西沙的秘密,三叔鲜为人知的真正过去也浮出水面。事情并没有完结,路途的终极点就在前方,西王母古城到底承载的是怎样一个诡异的文明?浮雕上的巨蛇真的存在过吗?那个如影随形的“它”,究竟来自何方?他们最终看到的,是怎样的一个颠覆一切的秘密?
揭开谜底的那一刻,有谁还能记得?有谁又将离开?
让谜题的海洋,涌回最初翻滚的记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