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经典语录/语句/句子

  • A+
所属分类:名人名言

编前语:说道江南,相信大家的第一感觉是歌曲《江南》,我这里介绍的小说家,江南,其著名小说有《此间的少年》,《龙族》,《九州·缥缈录》等。江南经典语录,就是来时《龙族》和《此间少年》

江南经典语录/语句/句子

江南经典语录/语句/句子

1. 要活下去啊,哥哥,生命是我们拥有的……一切了!
《龙族》

2. 这世上绝大多数事情都需要团队合作,但也有些事情一个人就够了,多几个嚷嚷和呻吟的人反而拖后腿。

3. 饮罢青阳,三五骑、策马平川。
星野改,四方风起,九州云变。
玉萧有心音犹在,铁甲无声意依然。
傲阳关,渺绝云断岳,锋芒显。
扬野尘,负青天,八荒定,六合安。
怎奈何秋高,栏杆拍遍。
画栋雕梁寄身易,角弓翎箭入梦难。
怅寂廖,灯火黄昏处,英雄叹。
《九州·缥缈录》

4. 其实我喜欢这部戏,哪里是因为我喜欢赤名莉香啊,分明是因为我是那个懦弱的永尾完治。
《龙与少年游》

5. 那源于我对这个世界的不满足,我对这个要求我做这个做那个服从很多规则的世界讨厌透了,我要走出去。
所以我写作。
《龙与少年游》

6. 不要和屌丝谈梦想
《龙族》

7. 真是一个笨蛋男人,这么虚弱啊,最后的关头是不是还想在喜欢的女孩的声音里寻找一点安心?可是我又能给她什么呢?我真的帮她做过什么么?杨建南至少还可以帮她擦擦餐具,给她一枚订婚戒指,和一次对整个上海外空间防御指挥部宣告的盛大婚礼。呵呵,我爱你……很难说啊,要资格的。
《上海堡垒》

8. 那个瞬间的美丽似乎可以贯穿到永恒,却短得来不及许愿。
《涿鹿》

9.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所能够救治真的医院,无论它值多少钱恺撒都会把它买下来。但是医院只能治病,死亡并不是一种病。
《龙族3·黑月之潮》

10. “你曾经说过世界是片丛林,弱肉强食是这里颠扑不破的真理,你这一生也都遵循丛林的法则,残酷地对待所有竞争者,今天你已经主导了这片丛林的规则,可你依然想要毁灭它吗?”“可若不毁灭它,我妹妹永远都是食物啊。”夜幕下的年轻人轻声说,“狮子也会有它……在意的那只鹿。”
《荆棘王座》

11. 可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不舍得的呢?本来不是你的,也就无所谓失去了,还搞得那么悲伤的。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贱,总是想着回头回头再回头,仿佛再看一下就会有奇迹发生。可事情已经是那样的,该尝试的已经尝试过,该发生的已经成为过去,这个结果你不喜欢,可是你只有接受,多看一眼有什么用呢?相信你自己的眼睛,你不可能骗自己到死。
《上海堡垒》

12. 好比蝼蚁,本来以为天下之大不过是它生活的树洞,也就了然此生了。可你让它知道天下比那个树洞大千万倍,它便想出去看看,于是被人一脚踩死。天下就是蝼蚁的毒药。”
“知道了天下之大,被踩死又算什么呢?

13. 铁甲依然在
《九州·缥缈录》

14. 你可以偶尔发个疯,但是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你只是个小人物,难得能够做件大事,要珍惜这个机会。死一个人并不重要,自己死了也不重要,可是有些事情不能逃避,树要发芽人要长大啊。
《上海堡垒》

15. 路明非大口大口吃着煎蛋,唯有这样他才能让自己不流露出任何表情:“你知道国内现在把人分成高富帅和屌丝么?高富帅就是那种漂亮女孩子争着去倒贴,倒贴不成或者被甩了之后,她们就会去找那种很喜欢她们但是她们看不上的男孩子哭诉,那种男孩就是屌丝。”他满嘴都是没有凝固的蛋黄,声音含混,“她们不小心怀了高富帅的孩子,屌丝就会难过地带着她们去医院,安慰她们,等到她们恢复了她们又去找别的高富帅啦,屌丝们在QQ上给她们留言她们再也不回……”
他抹了抹嘴:“师兄,其实你真心是个高富帅,而我是个屌丝,我很讨厌把人这么分类……因为他们把我分得很准。”
“别跟屌丝谈勇气和希望。”他趴在长桌上,闭上了眼睛。
《龙族》

16. 世界上不是所有的爱情都有解。
面对死结,谈何希望?
如果它恰好是场悲剧,那么他的悲伤在故事开始时就已经注定。
有些故事仿佛注定,不是因为偶然,也不是因为错过,而是因为一个解不开的结。-

《上海堡垒》

17. 我并不是什么伟人,我跟年轻人一样需要朋友和温暖,如果有朋友和温暖,我可以庸庸碌碌地活下去,但龙族剥夺了我庸庸碌碌活下去的机会。时隔那么多年,我仍然能记起那种失去朋友再度陷入孤独的痛苦,唯一能抚平这种痛苦的办法,就是复仇。很多人会轻易地说出宽恕二字,只是因为他们并不懂仇恨
《龙族3·黑月之潮》

18. 南淮是不是那个南淮都无所谓,可和你偷花跳板打枣子的人,都已经不在了。
《九州缥缈录》

19. 可现在风间琉璃觉得自己压不住心底的男孩了,男孩哭得那么绝望,浓郁的血气带着彻骨的疼痛从心底升到喉头,他大口地吐血,同时克制不住地大哭起来。
终于赢了啊,赢到一无所有,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这个人的呼吸声能让他安心地睡去。这个恶鬼把脸贴在源稚生冰冷的脸上,哭得撕心裂肺。
《龙族3·黑月之潮》

20. 你爱上某人,愿意牺牲一切,像是火炬那样熊熊燃烧直到烧成灰烬,可那又怎样?你毁天灭地屠龙降魔浴血归来,你很牛,可那又怎样?你能给她什么样的生活?你牛你就有权得到她的爱么?
你的爱很沉重,可还得看她想不想要。
《龙族3·黑月之潮》

21. 征途,穿过最深的地狱,直达天堂!
《龙族2》

22. “嗯,”夏弥轻声说,忽然她睁大了眼睛,“别逗了!你玩我呢吧?我夜不归宿,第二天早晨带着一个男生回家跟我爹妈说,嗨,这是我师兄哦,昨晚的事情他想跟你们解释!我爹只会赏我们每人一个大巴掌,解释什么?不用解释了!解释你妹呀!”
《龙族2》

23. 其实每个人都有失去希望的时候,不光是屌丝,也包括高富帅。
《龙族》

24. 于无声处光阴流动,十丈红尘,世俗欢闹。
《龙与少年游》

25. 时间过去后,留下记忆。
《此间的少年》

26. 人就是这样,一旦突破下限就无所畏惧,事事变得驾轻就熟。
《龙族3·黑月之潮》

27. “当男人也很衰啊,你想想要是你是一个男人,年轻的时候不顾一切的喜欢一个女人,费尽心机要跟她在一起。要是追到了,看着她渐渐地变老,鸡皮鹤发了,走在菜市场里面,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那么发疯的喜欢她。要是追不到,就更惨,直到她鸡皮鹤发了,还是喜欢她,可是就那样还是离自己很远。在菜市场里相遇,老眼里面恨不能滴下泪珠来,也不能上去拉个手什么的。”我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只是心里一动,就这么说了。
“反正是你们自己的选择。”
“真是我们自己选的吗?”我反驳,“喜欢谁有时候是偶然的吧?”
《上海堡垒》

28. “因为以前有一次,有个人在我背后死了,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一个劲儿地开车往前跑,等我明白自己是个懦夫拼了命想回去找他时,却再也找不到了。”|“每个人都会有些理由,可以让你豁出命去。你留着命,就是等待把它豁出去的那一天。”
《龙族 楚子航》

29. 我读过一本书,书上说这个世界上有两万个人是会跟你一见钟情的,可惜终你一生都未必能遇见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一见钟情不是个魔法,它是命运。

30. 但路明非呢?确实很多时候他的后面有小魔鬼撑腰。可是他也曾在东京雨夜的深巷中驾驶一辆兰博基尼,带着他的小怪兽要杀出重围。他通过后视镜对自己下令,路明非不要死,他把自己的潜力压榨到极限。无数把刀砍在他背上,疼痛的感觉令他介乎清醒和昏迷之间,鲜血模糊了他的视线。他分辨不清现实和虚幻,他嘶哑地吼叫着,佝偻着背遮住趴在他膝盖上的女孩,那时天上地下都是雨,夜那么深,在那座陌生的城市里没有人帮他。
你怎么能不爱那样的男孩呢?

31. 每颗戴上王冠的头颅,都要有被砍下的觉悟!

32. 两个人互相依偎就能解决彼此的一切犹疑,这东西叫爱情。十七岁的蚩尤很坚信。那是因为他只有十七岁,还太年轻。他以后很多傻男傻女怀着同样简单的希望然后看着它们像是肥皂泡那样破裂。但是相信的人就是相信,爱情是一种神奇的宗教,只准备给那些准备好了去相信它的人。
《涿鹿》

33. 所以你这样的人更要活下去啊。因为只有活下去,才能报复这个忽略你的世界。”路鸣泽凑到路明非耳边,“总有一天你会让这个世界不得不记住你。宁可被人憎恨而牢记,也不要毫无存在感地被遗忘,这好像是什么名人名言来着。”
《龙族3·黑月之潮》

34. 世间一切的幸福都是需要支付代价 即使那个幸福再微小也不例外
《天之炽》

35. 他把命都用来拯救世界了,可问题是他也不是很想拯救世界。拯救世界跟他这种人有屁关系,他只有些小小的、自私的渴望,比如他想去看看传说中的秋叶原,想看漂亮姑娘穿短裙黑丝,想能偷偷逛逛AV店体会一下放眼都是胸脯大腿脱光光的感觉……
《龙族3·黑月之潮》

36. 不要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事,不要让那些爱你的人难过,因为这个世界上,你爱的人固然很少,爱你的人也绝不多。
《龙族》

37.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了,已经可以狠狠地握住自己的人生了,已经可以远离那“无能为力”的愤怒和不甘……可他又失败了,他向着时光的漩涡中坠落,重新变为那个孤愤的小魔星。
“我的凯撒是个善良的孩子啊……可世界那么残酷,你一个人的善良又有什么用呢?”妈妈坐在床边,怜爱地抚摸他的头顶。
是啊,世界那么残酷,无论你怎么反抗它,它都沉默无声地运转着,根本不管你会怎么想。
《龙族3·黑月之潮》

38. “你今天结婚?你到法定婚龄了么?”路明非上下打量他。
“白色玫瑰是送葬用的。”路鸣泽仰头微笑,“哥哥,你要知道一个男人的衣柜里永远都该有一套纯黑的西装,有两个场合一你一定回用到它,婚礼和葬礼。”
《龙族2》

39. 公主不用了解这个世界残酷的一面 公主,只需要幸福的生活就好了 别的事情自然有爱的人,为她解决
《天之炽》

40. 天地很宽 未来很长
《江南微博》

41. 然而“byebye”的意思并不是祝他在越南的河上泛舟看美女,这个词也可以表示永诀
《龙族》

42. 亮着黄灯的出租车在街口停下,再往前就是能淹到底盘的积水。路明非跳下车来,撑开一柄大伞,后排车门被人推开,伸出女孩的小腿来,小腿的线条纤长美好,肤色素白耀眼,脚上穿着白色的高跟短靴。那只脚在积水中一踩就缩了回去,片刻之后再伸出来,只剩赤脚踩在水里。穿塔夫绸露肩白裙的女孩钻到伞下,爱惜地把新靴子抱在怀里。两人顶着一柄伞跑向旅馆,男孩拎着大大小小的盒子。雨水在街面上浩荡奔流,浑浊的水花在腿肚上跳荡,女孩轻盈得像是涉水过河的白鹿,脚踝上金色的链子哗哗作响。
在起落的裙摆和双足之间,一直迟到的夏天仿佛忽然间降临了。雷声在刹那远去,雨中的长街像是在慢镜头中被拉得很长很长。
《龙族3·黑月之潮》

43. 一个意大利人和一个德国人用河南话交流,真有意思
《龙族2》

44. 他是那个“i”,小写的我,很小的我……可没有love,也没有you。
《龙族》

45. 他人生里每个重要的时候都只是一个人,一个人在三峡水库深处,一个人站在那个黑暗的尼伯龙根中,没有一双眼睛看着自己,苦逼的时候自己闷着也就算了,为什么牛逼的时候也没人知道呢?没人知道的牛逼不是真牛逼,就像在世界毁灭之后的孤岛上,你是唯一的幸存者,你是牛逼的世界之王,可没有什么人编一顶荆棘的王冠为你戴上,你只会嚎啕大哭,没有半分喜悦。
《龙族》

46. 别傻了,现在小熊维尼和白雪公主都救不了我们了。
楚子航
《龙族》

47. 他没有爱过这个女孩,这女孩只是他贵公子人生中的去去过客罢了,她给过他一些帮助,他许诺提供一笔奖学金送她去意大利读书,大家恩怨两清,将来她也许会嫁给那个野田寿的男孩,而凯撒早已决定要跟穿着白纱的诺诺环游世界。凯撒并不了解真,真也不了解凯撒,他对凯撒的憧憬和隐约的眷恋都是基于自己的幻想,就像退潮时沙滩上留下的白色泡沫,唯一的结果就是慢慢地消逝。她甚至算不得凯撒人生里比较重要的那些过客,有过那么多的名媛曾经跟他以“好朋友”的名义相处过两三年,陪他出席过慈善酒会,参加奥斯卡的颁奖仪式,甚至以绯闻女友的名义上过报纸。可他跟真的相遇的时候是个迷失在东京街头的浪游人,而真是个色情网吧的服务员,他们的谈话又紧张又可笑,像是不懂世事的稚儿。
《龙族3·黑月之潮》

48. 当谎言重复一千遍的时候,你就会相信它,只要那个谎言足够美好。
《龙族》

49. 如果这个世界不喜欢你,那他就是我的敌人了。
《龙族》

50. 如果吉时不能趋避,那就不用占卜了,如果一个人的一生已经写在神的剧本上,清除到所爱之人所恨之事,生于何方死于何方,有几人有真的勇气去问自己的剧本呢?也许连去问剧本这件事都写在那份剧本上。
《荆棘王座》

51. 路明非微微一怔,心底像是有一条冰冷的蛇爬过。是的,走运了……可未免也太走运了,就像是冥冥中有一只手,操纵着他们来到源氏重工的后门口。这场夜闯源氏重工的冒险看似是恺撒和楚子航的冲动行为,却又像是被规划好的,就像有人想让小白鼠去走迷宫,只需把它放在迷宫口,小白鼠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子之后总会一头扎进迷宫里,在曲折的道路上狂奔。他狠狠的打了个寒战,在这场游戏里他们是小白鼠,而那个操纵着他们的巨大黑影藏在视线无法抵达的至高处,冷冷地俯瞰着他们的狂奔。
《龙族3·黑月之潮》

52. 在最坏的情况下就要有最强力的手段,所谓力挽狂澜,意味着不惜一切!
《龙族3·黑月之潮》

53. 他哭泣他歌唱,是魔鬼,是神明,是绝世的戏子,声情并茂----他是路鸣泽。
《龙族》

54. 曾几何时你是不是也曾有过这种感觉……唯有抱紧那个人,你才能确知自己活着。
《龙族3·黑月之潮》

55. 魔鬼是杀不掉的,魔鬼在我们每个人心里。
《龙族3·黑月之潮》

56. 江湖就是这么一个地方,你愿意在这里生,也不介意在这里死

57. 有人说狂欢就是一群人的孤单,但是孤单的人凑在一起,似乎就真的温暖起来了。
《龙族3·黑月之潮》

58. 有朝一日你们会明白在这个世界上你我共同的身不由己,能够压垮我们的不只是宿命、生死和孤独,也有金钱和势力这样的俗物。我们试图咆哮,但是没有人在意,甚至没有小恶魔想要收买我们的灵魂,哪怕是为了交换我们所认为的正义。

59. 据说一个人在世界上合适跟他在一起的有两万个人,听说过没有?”老大说。
“没有。”我看着他的背影。
“报纸上看的。其实你遇见这两万个人里的任何一个,也许都会发了疯一样爱上她。可惜很多人一辈子都未必会碰见一个那样的人,也有的人运气更差,一下子碰见不止一个。”老大悠悠地说,“碰上了就碰上了吧,喜欢一个人,没办法的事,军事法庭都挡不住。就让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你喜欢谁没办法。”
《上海堡垒》

60. 不能追溯了,应经过去那么多年,你只能循着弦声的余韵去推敲过去的事情,而过去那些事情已经水一样地化去,渐渐变成苍苍白白的一片。
我真的只是个算泡泡的,算不懂人心,尤其是女孩的心。一辈子最没自信的就是猜测女人心。
《上海堡垒》

61. 你小时候是不是那种不太和群,很寂寞的小孩?其实人有的时候一辈子都长不大,你小时候喜欢在别人找不到的地方看星星,长大了也还是偷空瞅一眼夜空。
《上海堡垒》

62. 真是见鬼,我心里嘀咕。遇上这个女人,一定是个劫数,我记得我大学时候可以为了饭里的沙子跟食堂大师傅从门里揪打到门外,也算一个很直接的人。可是我每次遇见林澜,都是一个心情,无声无息的,很安静。我承认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我一直觉得这个女人的存在困扰我很厉害,可惜每次听到她的声音看到她的短信听见她走路时候低低地哼着歌,我的一切躁动不安也就烟消云散。
《上海堡垒》

63. 我爱你?一生能对几个女人说几次?说了能维持多久?说了那个后果你怕不怕?你要去抓她的手么?也去抓她的任性她的眼泪她的理想她的初恋情人她将来的情人她一蹬腿弃你而去的悲哀?我望着落地窗外的天空出神。
“教你个乖——其实女人很复杂也很简单的,你打动她一次,让她觉得安全,就足够了。”
《上海堡垒》

64. 命运发端于兀尔德,被丈量与贝露丹迪之手,最终必然被裁割于诗蔻迪的剪刀下。人类历史的终结,黑王尼德霍格必将归来,他是绝望,也是地狱,必将以他挂满人类骨骸的双翼遮蔽天空。他就是诗蔻迪的剪刀,在他复仇之日,纵然你是奥丁,你步出你的宫殿,带着战无不胜的长矛,踏上的也只是不归之路...
《龙族》

65. 真是见鬼,我心里嘀咕。遇上这个女人,一定是个劫数,我记得我大学时候可以为饭里的沙子跟食堂大师傅从门里揪打到门外,也算一个很直接的人。可是我每次遇见林澜,都是一个心情,无声无息的,很安静。我承认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我一直觉得这个女人的存在困扰我很厉害,可惜每次听到她的声音看到她的短信听见她走路时候低低地哼着歌,我的一切的躁动不安也就烟消云散。
不管怎么样都好吧,只要这个女人还在我的生活里……
《上海堡垒》

66. 他们此刻奔驰,不知目的地,只是随性,就像男侠女侠发神经踢了人家的场子,从此就决定去浪迹江湖,整个世界在他们背后喊打喊杀。只要跑得够快他们就能跑掉,如果他们骑着“绝影”。
《龙族》

67. 想把每个人留在最初相遇的样子,可是会变的,大家都走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在原地。
《龙族》

68. 桥固然是独木桥 但 河水很浅 淹不死努力的人
《江南微博》

69. 这个世界上有两万人是你看一眼就会爱上的 但是你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遇见一个,而有的人呢会一次遇见不止一个。
《上海堡垒》

70. 你看着深渊的同时,深渊也在看着你
《天之炽》

71. 哦好吧,我忘记了你是个彻头彻尾地混蛋和吃人狂魔啊,你当然舍得下口了! 我好怕被吃掉啊!所以我他 妈 的只有斩你啊!我 他 妈的只有斩死你这混账啊!

72. 路鸣泽,他从不宽宥敌人和他看不起的人,却也不至于毫无准则的滥用暴力。刚烈中略带枭狂

73. 你在大使的沙拉里放入了鱼胆,哭得他落荒而逃,可他选中的小羊还是被宰杀了,剥了皮泡在胡椒和香叶汤里;你吓得那些红男绿女落荒而逃,可不久之后他们又会聚在你家的舞厅里,就着靡靡之音跳贴面舞,喝醉的男男女女搂在一起,在午夜里高声调笑;你吓走了种马老爹带回来的女明星,可是几天之后卧室里换了新的画作,又有新的女人从老爹的豪车上下来,袅袅婷婷地踏入你家的房门,袅袅婷婷地跟着他走向卧室,流水般的裸女在老爹的大床上滚过。
那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么弱小,你自己为足够叛逆了,可你根本不曾改变这个世界,你只是躲开不去看它那残酷的一面。
现在你回想起来了吧?你那被愤怒和不甘支配的童年。
《龙族3·黑月之潮》

74. 每个少年的第一个梦想都该是成为扫荡邪恶维护正义的王子,而不是狂魔。
《涿鹿》

75. 真正孤独的人从来不去想别的,因为如果你已经很孤独了,又救不了自己,你所能做的只是不想。
总有些时候让人感觉到自己的弱小,因为无能为力。可是会变的,大家都走了,留下他在原地。
《龙族》

76. 每个人都有逃避的权利,没有必要强迫自己勇敢。
弱智,终归都是没有用的。
《荆棘王座》

77. 他的声音嘶哑冷酷,他忽然暴跳起来,跳到长街中央,玩命地跺着脚,踩着积水,像个疯子。“真正爱你的人,只有魔鬼。只有我这个魔鬼啊!嗨!哥哥,为什么不拥抱我呢?为什么不用抱着个世界上唯一需要你的人?”路鸣泽雨中张开双臂,嘶哑的咆哮,满脸笑容。
《龙族》

78. “我不能忍受不正义的自己,如果世界上真有那个人……那我第一个杀了他!”他狠踹源稚生一脚,转身箭一样射向火场。
《龙族3·黑月之潮》

79. 披着旧时代脏血的秀行死了,同样披着旧时代脏血的我也该死去,我愿意和秀行一起沉浸在血池中,最后活下来的,都是干净的人。
《九州志》

80. “不!我不是组长!我是,”恺撒一字一顿,“正义的朋友!你不是问过我是不是正义的朋友么?对!我是!从不丢下朋友就是我的正义,我为我的正义活着,也为我的正义去死!”
《龙族3·黑月之潮》

81. 逃避有什么用呢?哭又有什么用呢?弱者,终归都是没用的。
《荆棘王座》

82. 如果你不了解自己的过去,怎么知道未来要往哪个方向走?--楚子航
《龙族》

83. 这就是所谓的诀别吧?人也会有着一步,和即将冻毙的狐狸一样无能为力,所有的财富权利都归无用,能够传递给对方的只有那一点点温度。
《荆棘王座》

84. 建立一份仇恨只需一瞬间,建立一份爱却要很多年。
《龙族》

85. 其实也就是这样吧?这个世界上,无所谓谁不能没了谁。我开始觉得第三指挥部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我看不见,于是也想不起……虽然我曾经一度觉得站起来就可以看见林澜坐在二十米外桌边的身影是那么重要……
《上海堡垒》

86. 落日发红,斜斜的阳光从树阴间投下来,从没有玻璃的窗户里照进电车,在老式的木头座椅上不断地变幻。
《龙族3·黑月之潮》

87. 孤独的怪物……路明非心里微微一动,他从来不愿对人说起路明泽的存在,不愿意说是自己杀了诺顿和芬里厄,原因很复杂,但归根到底他明白自己踏入了某个禁忌的领域,如果他的秘密被人知道,那么他就是个孤独的怪物。他会被人仰望而畏惧,甚至囚禁起来研究,再也没有那种跟芬格尔一起凑钱吃夜宵的小小乐趣。
《龙族3·黑月之潮》

88. 一生一赌,一赌一生。
《荆棘王座》

89. 可她死了啊……为了那终将消逝的、错误的、愚蠢的爱情,他为了那无谓的东西死掉了啊,连“去意大利读书”这个补偿都收不到。
她不该卷进这件事里来的,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想要接近那个光辉晨星一般的男人就得用尽全力,把手伸得长长的,把头也伸到死神的镰刀之下。
因为你太卑微了,所以想要幸福你要付出十倍的代价……乃至生命。
《龙族3·黑月之潮》

90. 我知道,生还率不超过1%嘛。让1%见鬼去吧!如果这么容易死掉的话,还能称作庞贝的儿子么?(by庞贝·加图索)
《龙族3·黑月之潮》

91. 路明非没有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高中时他也有过类似的想法,觉得这个世界冰冷又坚硬,这个世界不喜欢他,所以他才会坐在谁也找不到他的天台上,一坐几个小时。
既然这个世界不喜欢你,那你又何必恬不知耻地在大家都能看到的地方晃悠呢?你就该静静地呆在没人知道的地方,静静地生长也静静地枯萎,像一株野蒲公英。
《龙族3·黑月之潮》

92. 这一刻他能够感觉到那个孩子身上绝大的悲伤,如同喷涌而出的冰冷的水流,铺天盖地地过来,就要覆盖他了。那种悲伤强烈、凶狠而霸道,让人虚弱无力。
《龙族》

93. 权力是让人着迷的东西,当你试着拥有权与利,你就很难回头了,哥哥……你进我的圈套了——路鸣泽
《龙族》

94. 几千年了,你在别的事情上糊涂,在这件事上从未答应过我,这个叫诺诺的女孩改变了你那么多么?让你愿意付出这么惨重的代价,让你连底线也放弃?
《龙族》

95. 你在长大的同时,某个人也在离开你。他看着路明非,却像在质问整个世界。
《龙族》

96. 可那是个依恋着你的女孩啊,她很相信你,认为你是正人君子,跟你睡在一间房里却不怕你心怀不轨,她认真地听你讲屁话,好像你说起话来字字珠玑,她闷不作声地跟着你走,就像你的尾巴……从未有过这么一个人那么需要你……你怎么能看着她死呢?
《龙族3·黑月之潮》

97. 那痛苦可以把一个人对于幸福美好的一切信念碾碎,他只能以自己的身体温暖女人,这会是女人在这世界上最后的快乐回忆。
《荆棘王座》

98. 有些人对你而言就是这样,只要她在就好,她是不是你的都没关系,只要她在,就比什么都好。
《龙族3·黑月之潮》

99. 世界上最催悲的事,是你暗恋某个女孩,而 她开心地和另一个人在一起。当你满腔文艺 气忧伤地在月光下独自漫步思念她的时候, 同在一片月光下她拉着某个人的手靠在某个 人的臂弯里亲吻某个人的嘴唇……空气中翻涌 着两情相悦的荷尔蒙气息……
《龙族》

100. 就像那些养猫的人,进家门第一件事就是喵喵喵喵地叫,希望看那个小东西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欢迎你,直到某一天小猫跑掉了,喵喵了很久也不见它过来在你脚边蹭蹭,才忽然惊觉房子那么大那么空。
《龙族3·黑月之潮》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0   博主  0

    • 不锈钢网 不锈钢网 0

      不错的文章,内容才思敏捷.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