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可以向往,我们还可以憧憬

  • A+
所属分类:网络美文

我越来越向往一种生活,一种离尘世远离心灵近的生活,一种岛上的生活。
岛,遗世独立,是最接近我们想象中的世外桃源。
岛,环绕在水的中央,“所谓佳人在水一方”。在水一方的岛啊,就像那远方的佳人,清雅脱俗,令人向往,拼尽全力都想要靠近。

我希望我在岛上有一幢小木屋,不用太大,小小的就够了。
我希望我的小木屋有一个宽敞的阳廊,我会在那里摆上几把洁白的躺椅。屋后必定会有密密的树林,是椰子树?是棕榈树?这不重要,但最好是海岛上所特有的高高的树种,我要在屋后的树林里拴上几个吊床。
我希望我的小木屋要面朝大海。记得海子的那首诗吗?“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面朝大海的日子,总是春暖花开的日子,因为内心里是幸福的,幸福的心只生活在春天。

我喜欢清早在大海温柔的涛声中醒来,清晨的海总是很温柔的。我不会忘记巴金的话:“在海上,为了看日出,我常常早起。”早早起来,只为了看日出,海上的日出。那时候,天还没有亮,四周很安静,只有海鸟们的声声鸣啾。我或许会光着脚,在海滩上安静我漫步。或许会提起裙角,走进海水的清凉里。我的心一定是宁静的,宁静地等着那一轮火红的太阳从大海尽头的地平线冉冉升起,等待着朝霞染红海面的绚烂与壮丽。
我喜欢午后躺在露台的躺椅上读一本书,手捧一杯清茶,木屋里放着轻柔的乐曲。累了可以看看远处的海,海浪前赴后继地往海滩上涌来。孩子们在沙滩上捡拾贝壳、玩沙子。
岛上不会有车马喧嚣,不会有人声鼎沸,再简单的乐曲在这里也可以演绎成气势磅礴的交响曲。那乐曲和轻柔和浪涛声,和海鸟的鸣啾,和海风拂过椰林的沙沙声,和远处孩子们隐约的童音和笑声……交相辉映,这便是人间的天赖。

我也喜欢躺在树林里的吊床上,随着吊床晃晃荡荡的节奏,悠悠的想着心事。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细细碎碎地洒下些斑驳的光影。四周那么安静,安静得仿佛可以看到那些童年的美梦,它们点点滴滴的在树叶间晃动。
当然,大海并不总是宁静的,当大海在狂风中咆哮的时候,我喜欢伫立在窗前,隔着玻璃看海涛席卷一切的力量,努力从巨浪与乌云之间,寻找海燕搏击海浪的雄健身影。急风暴雨和巨浪在海上喧嚣,窗内的小木屋却很安静。这样强烈的反差常常让人觉得很安慰,不管世界怎么样变化,我们有属于自己的遮风避雨的小窝,或许它不豪华,但它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念及这些,心必定安详。那么,沏上一壶陈香的普洱吧,拿醇厚的回忆当茶点,默默地想念某个远方的故人,慢慢地让自己沉入酣梦。

我喜欢在夕阳西下的时候牵着爱人的手在海滩上漫步。
或许,随着岁月的流失,我们已经不再有昔日火热的激情。
或许,生活的磨砺使得我们的心思早已不再细腻。
或许,现实生活中太多的诱惑也曾经动摇过我们当年海誓山盟时白头偕老的决心。但是,当我们相携着漫步在海边,心中想到的只是彼此搀扶着走过的风雨岁月。过去的日子里爱人为我们付出的点点爱意,随着海风在我们心头荡漾。这时候,蓦然间会有一种心疼由心底划过,心疼自己,心疼爱人,心疼相濡以沫的岁月中的我们,心痛风风雨雨中的我们。那么,请让我更紧地挽住你的臂膀,也请你为我轻拂那被海风吹乱的长发。此时此刻,让我们彼此更加相爱,让我们的爱直到永远。

我喜欢在深夜的灯光下,听着大海的涛声,和深爱的人窃窃私语。
这样的温暖是不是会让人为岁月的短暂而心痛?是的,海的永恒总是不断地在提示我们生命的短暂,我们能感觉到生命正在悠悠岁月中一点一滴地流逝。可是,我们不感伤,反倒觉得很踏实。有限的生命里,我们彼此陪伴。我们的生命相互占有,于是,那生命似乎延长了一倍。我们的记忆可以相互分享,于是,那记忆便分外的丰厚。我们的未来将一起走过,于是,我们有理由相信,那未来必定美好。而我自己,也欣慰的感受到,活着,并不孤单。
我喜欢在闲暇的日子里,找个人,诉说或倾听。城市的快节奏已经消磨掉了我们诉说的欲望和倾听的耐性。我们每天穿行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行色匆匆。我们只关注自我不再关心他人。我们快乐时没有人分享,伤心时也只能独向一隅把眼泪暗抛。

岛是与尘世隔离的,这里不适合野心家,野心家要在尘世间拼搏。这里只有喜欢闲散的人和一些看破红尘的老者。他们常常聚在一起,吹着海风,晒着太阳,说着闲话。那老人是不是胡子里长满了故事,皱纹里装着传说?与他们聊天,听他们说说远古的传说,必定别的韵味吧?当然,岛上必定会有健硕的渔民和他们妻儿,那黑红的汉子需在浪尖上讨生活,时时经受生死的考验。出海回来,必定如凯旋的英雄,得到家人的热情迎接。月夜里,他们喜欢抽着卷烟,与家人朋友说说他们出海的经历。还有那渔民的女人,在阳光下补着渔网,飞梭走线,织进了对出海男人的点滴思念。我喜欢这样的邻居。

我向往这样的生活,可是,我知道这生活离我很遥远,我得在滚滚红尘中摸爬滚打,因为我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生活往往使我们觉得非常疲惫,于是,疲惫的我总是愿意在想象和回忆中逃避现实。可是,回忆总在褪色,想象总会增殖,所以,我常常会觉得这一切离我太遥远。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生活原本的闲适和质朴已经被打破,而重返自然的生活形态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幸好,我们还能想像,我们还可以向往,我们还可以憧憬。
我们还可以向往和憧憬着心中的小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